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会员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塞外牧人

[精华] 伊斯兰对科学的解答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3-12 22:0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这里想引用一下联合国组织在一九五九年发表的一项统计数字公报。这些数据证实:今天世界面临的私生子的问题比合法生育者越来越多!这项统计说私生子的比例增长到百分之六十,在有些国家,这一比例则更高。
   
以巴拿马为例,这一比例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七十五,这就是说:在每四个出生者中有三个是非法生育的!在拉丁美洲还有比这一私生子比例更高的地区。 
   
这项公报也证实在伊斯兰教国家里私生子的比例几乎等于零。公报说:虽然埃及共和国是伊斯兰教国家中受西方文明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但埃及的私生子比例仍然少于百分之一。
   
是什么原因保护伊斯兰教国家免于这一祸患?
   
这项统计数据公报的编制者们说:伊斯兰国家免于这一祸患是因为它们遵行多妻制。
   
正是自真主降示的完美天启法律才使这些国家免遭这一时代的巨大祸患。人类的实践经历证实永恒的天启法律是建立于真理、慈爱人类基础之上的。
 
开化:
   
伊斯兰教规定除非被杀害者的家属乐意接纳赎金,故意杀人者必以命偿命。现代的法律专家们对这一法律进行了激烈的批评,他们最重要的证据就是:这一法律的实施意味着在已经损失了一条性命之后损失另外一条性命。这种论点使许多国家废除了死刑。
   
伊斯兰教确立的偿命法律有两大益处:
   
一,根本消灭这一罪恶。因为在社会中当一个人看到一个杀人犯遭到严厉惩罚时,他不会再敢于去犯同一罪行。
   
二,赎金:伊斯兰教立法对案件的一切后事做了周密的安排。如果一位老人的唯一一个孩子被杀死,那么,杀人犯必须给被杀者的父亲交纳一定数量的金钱取悦于他,这样他就可以在得到那笔金钱后原谅他的罪行。伊斯兰教立法为了扑灭仇杀之火,把命令交纳赎金的权力交归政府所有。 
   
的确,这一立法极其完美。它的实践证明任何一个国家只要实施了这一法律,它的人民的杀人欲就得到抑止,它的实践同时也证明任何一个国家只要废除死刑,这一国家杀人犯的比例就成倍增长,甚至在有些废除死刑的国家里杀人罪的比例高达百分之十二。   
   
还有许多例证说明有些国家在废除杀人偿命的法律后又不得不由于其所带来的严重后果而恢复了这一法。律。斯里兰卡议会于一九五六年通过了一项法律在其境内废除了杀人偿命的死刑。但是,法律签署后,杀人犯罪的比例可怕地成倍增长。一九五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斯里兰卡人从梦中惊醒时传来了持抢歹徒窜入总理府,明目张胆地在其房间杀害了总理班德拉尼克先生的恶噩。埋葬总理遗体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议员们召开了一次历时四小时的国会紧急会议,会议结束时宣布斯里兰卡废除这项法律并通过了一项新法律再次确立了杀人偿命的立法。经济:
   
伊斯兰教建立的经济制度承认农业生产方式中的个人所有制,伊斯兰教的经济结构是建立于个人所有制基础之上的。这种制度曾在世界上通行了很久,工业革命后,这一制度遭到了激烈的批评,甚至许多受过教育的人想要废除这种制度。
   
自十九世纪后半叶至二十世纪前半叶以来,欧洲普遍产生了一种情绪认为个人所有制是黑暗的蒙昧时代盛行的罪恶制度,而现在他们已经发明了“公有制”,并认为“公有制”是组织经济生活最有效的基础。
   
接着对这一新的公有制理论开始了实验,在全球很大面积的土地上予以施行,并为它的施行进行了广泛的宣传,寄予了巨大的期望。但是,经过长期的实践证明这种制度,虽然人们.为之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它所带采的生产成果比个人所有制下带来的要少得多。   
   
况且,这种集体所有制本身就带有许许多多的缺陷:它是一种人为的非天然制度;它在实践过程中使用暴力;它阻止人类的进步和发展;它比资本主义制度权力更为集中,剥削更重,独裁更甚。
   
在这里我将以苏联为例说明这一事实。苏联政府在全国各地实行了公有制,国家拥有一切农业土地,以集体农场为形式对土地进行耕作。国家于一九三五年发布的《农业法》规定每个农民有权拥有三分之一或半费丹的土地,在有些特殊情况下也可例外拥有,同时允许农民饲养牛、羊、鸡等几种牲畜。
   
一九六一年公布的官方统计数字说:苏联当时的农业土地总面积为二亿零四百万亩,其中六百万亩为私有土地,即农业土地总面积的百分之三,但是1 9 6 1年洋芋产量的比例如下图所示:
   
耕地面积(费丹)    产量()
   
集体农场    4352  000    30  800  000
   
个人私有    4526  000    535  000  000
   
这一统计数字表明个人私有土地的洋芋产量每费丹为十一吨,而集体农场的政府所有土地的产量为七吨。同样的比例也存在于其它农作物当中,尽管个人私有土地没有现代化的农业机械设备,化肥以及政府集体农场所享有的其它各种优厚条件。
   
至于牲畜,政府饲养场的情况更糟,由于缺少饲料和养育不善而不断死亡。在1962年的头十一个月中,一个地区的牲畜就死亡了180000头。  然而,虽然有许多障碍,个人私有的牲畜数量却日复一日地增加,其产量也比集体农场高。拥有百分之七十的牲畜和鸡的政府饲养场与私人饲养者相比却为市场只提供了百分之十多一点的肉食,私人饲养者所拥有的牲畜和鸡的数量不及百分之三十,而且他们是在满足个人消费之后把产品交给政府的。政府饲养场在生产鸡蛋方面尤其远远落后于私人饲养者,从1961年的官方统计数字中我们可以推算出这些差别:
       
产品    政府饲养()    私人饲养()
        
      4800000    3900000
        
    3400000    28500000
       
羊毛    387000    79000
      
鸡蛋    6 300(百万个)79  000(百万个)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一个拥有而且几乎垄断了一切生产经营的政府却需要私有生产者填补它的需求!这一统计数据还告诉我们在一个苏维埃加盟共和国,政府从私人生产者那里获得百分之二十六的洋芋,百分之三十四的鸡蛋来填补这一共和国的地方需求。就这样,它还不得不从私人手里购买同样数量的其它产品,用来满足当地的消费。
   
集体所有制给苏联带来的严重后果之一便是:苏联从沙皇时期的农业生产出口大国之一的地位,突然变为被迫每年从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进口一千五百万吨小麦的农业进口国,这一情况仍在不断恶化。在1941—1956年间苏联已经从美国进口了1250ooo  吨小麦。共产主义中国的情况也是如此。
   
这些人类所遭遇的惨痛经验教训说明真主的智慧——它正是完美法律的源泉——最明了人类的本性,更洞晓人类面临的难题和困境。宗教对我们在文明进程中面临的使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一切问题拥有明确的答案,它引导我们走向真正的、完美的、洞晓人类天性的立法者——真主,它为,我们提供制定法律依赖的理论基础……它为我们人类生活的一切问题都制定了健康的原则,最终帮助人类走向繁荣与进步的最高阶段,而且它也正是统治者和平民百姓之间完全平等的唯一形式。它还为法律铺平了必要的心理基础,没有心理基础,一切法律都将是毫无动弹之力的瘫痪者,同时它为我们创造了使任何社会切实有效、充满生机地发展的最适宜政治的环境和气候。
   
总之,宗教为我们提供了建设文明所需的一切要素。然而,无神论和背叛真主带给我们的却只是失望和贫穷,因为它已经丧失了任何生命力,是毫无益处可言的。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楼主| 发表于 2007-3-13 10: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我们期望的生活


   
恩格斯写道:
  
人必须首先找到衣服以蔽体,找到食物以裹腹,然后,他才能参与哲学和政治。
   
但实际上,人在其生命中努力寻找答案的最基本的问题是:
   
我是谁?
   
宇宙是什么?
   
我怎样开始了我的生命?
   
哪里是生命的最终归宿?
   
这些都是人类天性要求解答的基本问题。当人在包罗了万象的世界中睁开双眼时,太阳为他输送必需的热量,但是他不知道太阳的真相,也不知道太阳以输送热量的方式为人类服务的原因;  空气为人提供了生命的条件,但.是,他既无法改变这一规律,又不能回答这一问题:  “你是谁?”  “你为什么要吸收热量,呼吸空气?’’他陷入沉思冥想,但终究还是不明白自己是谁?他为什么来到尘世?面对这些人类生活中的基本问题,人的理智无法回答,但是人决不会放弃对这一答案的探索,他将不厌其烦地继续寻求这一答案。
   
虽然,这些问题只是表现在人们的口舌乏中,但它使人们的灵魂感到痛苦。有时,它是以强烈的感情为形式而表现出来的,甚至有些人为此而发了疯。
   
我们知道恩格斯是一位无神论思想家,但是他的无神论思想实际上产生于一个饱受紊乱与骚动之苦的社会环境;恩格斯曾经对宗教怀有极大的热忱,他在教堂里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研究眼光的开阔,他放弃了传统的宗教。在给他的一位朋友的信中,针对这一段时间他写道:
   
“我曾经每天祈祷,有时我整天祈祷,希望真理能向我显现,祈祷成了我的嗜好。自从我的心灵中产生了怀疑,我再也接受不了你们的信条。当我写这些话时,我的心灵中涌溢着汪汪的苦水,我的心灵在哭泣,我的眼睛在流泪,但是我感到我并没有被拒之上帝的慈门之外,相反,我期望我能达到我的整个心灵和灵魂渴望会见的上帝。  以我的生命起誓,我的激情和研究是来自圣灵的闪显,我决不停止我的思考,即使《圣经》否认我一万次也罢!!”
   
探索真理的天性使年青的恩格斯的灵魂不能平静,但是僵死的基督教没能给予他曾经期望的宁静,后来他反叛了基督教,钻入了政治哲学和唯物主义无神论。
   
这一追求真理的人性的根源就在于人类对他们需求一个养育主和创造主的感受。“真主是我的创造主,我是他的仆民”。这一思想生来就镌刻于人类的潜意识之中,它是人类在第一天就与真主缔结的秘密盟约,它贯穿于人体的每一个细胞。当某一个人失去了这种感受时,他就感到巨大的空虚,他的灵魂从心灵深处要求他寻找他那从未眼见过的主宰,一旦他找到他的主宰,他就会立即双膝跪倒在他的面前,而忘记世间的一切。
   
获得正道,认识真主就是安抚这一人类天赋秉性的真正力量。那些得不到真理知识的人们就不得不接受了其他各种五花八门的信仰,因为每一个心灵都在寻找引导它达到最高愿望的导师。
   
一九四八年八月十五日早晨,当印度国旗替换了大英帝国的联合王国国旗而首次在印度政府建筑物上空飘扬时,看到他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愿望实现时,成千上万的印度人眼中流出了激动而喜悦的热泪。这些泪水就是印度人民与他们的崇拜物——“自由”之间的关系的体现,为了获得自由;他们曾经牺牲了生命中最宝贵的一切。
   
同样,当某位国家领袖来到国父的陵墓前敬献花圈,并在其面前低头默默致哀时,他所进行的这些仪式就与一位宗教信仰者在他的崇拜主面前鞠躬叩头、顶礼膜拜完全一样。
   
当一个共产党人经过列宁的塑像前放慢步伐,脱帽致礼时,他也跟宗教信仰者一样,为他的崇拜主致以最好的祝愿。每一个人都为天性所驱不得不承认一种东西为他的主宰,并为他敬献真诚的献礼。
   
但是,当一个人崇拜除真主以外的任何人或物时,他为唯一应受崇拜的主宰举伴了另一个根本不值得崇拜的主宰,  《古兰经》说:  “的确,以物配主是重大的亏枉”。《鲁格曼》章13节。所谓亏枉,就是把一个东西放在它本来不应该放的位置之上,如果你把一只瓶盖当做帽子使用,那就是一种亏枉
   
当一个人趋向除真主以外的人和物,去填补他的心理空虚并把它当做他的崇拜主时,他确已摆错了位置,迷失了正确的方向,成为他走向迷误的最坏因素。
   
因为人必须崇拜真主这一本性是天赋的,所以这一本性以天然地崇拜真主的形式经常显现出来。但是,社会和环境误导了这一本性,使其趋向错误的方向,因此,怀疑从第一天起就伴随了人类。但是他也可以很快有意无意地挣脱这些怀疑,因为他在生活中享有很多自由,可以自由而愉快地接受正确的天然崇拜形式。
   
布尔特兰德·罗塞尔在少年时期与宗教曾有过强烈的关系,他经常热心地参加教堂的祈祷,有一天他的爷爷问他:“小布尔特!你为什么这样热心于祈祷?”小布尔特立即答道:我对生活失去了兴趣,主啊!我被埋葬在罪恶的深渊里!”十三岁以后,由于周围环境的影响,叛教的念头开始迷惑罗塞尔的心智,最终,布尔特兰德·罗塞尔从一个坚持教堂祈祷的少年变成无神论哲学家,不再信仰精神境界的真理。一九五九年,英国广播电台对他进行了采访,政治评论员弗雷曼在电台问道:你是否发现从事于数学和哲学研究可以替代人的宗教感情?”罗塞尔答道:是的,四十岁时我已经达到了柏拉图所说过的宁静,的确可以通过数学的方式达到这种宁静,那是一个永恒的、自由的、不能以时间来推算的世界。我在这个世界里获得了与人们在宗教中获得的相似的宁静。
   
这位英国思想家否认了崇拜主——上帝的存在,但是他却不能无求于这一真理的实质性和必要性,因为这一天赋的本性与生俱来,无法抗拒。这样,他就拿来了数学和哲学,把它们安置在为唯一真主专奉的位置上,不仅如此,而且他还把唯一真主所独具的属性也交给了数学和哲学,这些属性便是:永恒、超越时间和空间。其中的秘密就在于没有这两个属性的存在,人就不能获得他所追求的宁静。
   
“印度总理尼赫鲁在鞠躬!”如果这消息出现在某一天的报纸上,人们可能不会相信这一报道!然而,一九六三年十月三日,德里出版的《印度斯坦时报》刊登的照片却证实了这样一个消息:印度前任总理尼赫鲁在圣雄甘地的生日纪念会上毕恭毕敬地站在甘地墓前鞠躬,为这位逝去的印度民族之父敬献他的美好祝愿!
   
诸如此类的事件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成千上万的否认真主的人们在他们的崇拜对象面前鞠躬叩首,去安抚他们的追求崇拜的天性,因为崇拜主宰是人类的天赋。这些现象足以证明崇拜主宰的本性是天然的。如果一个人不向独一的真宰叩头,那么他被迫会向其他许许多多的人和东西鞠躬叩首,否则他因无神论和否认真主的存在而造成的心理空虚就无法填补。
   
实际上,真理也并不是一个人在否认真主的情况下,承认其他主宰就能使天性得到安宁,相反,我正告大家:那些舍弃真主而承认其他主宰的人们是没有缘份获得真正的安乐和宁静的,正如一个孤儿企图为自己用塑料制作一个“母亲”一样。每一个否认真主的人,不管在他自己看来,还是在别人看来,他是多么的成功,在他的生涯中肯定会在某些时候被迫思考:如果他接受的“真理”是虚假的,那他将怎么办?
 
当尼赫鲁在1 9 3 5年写完自传时,当时距印度独立还有十二年,他在自传的结尾写道:  “我确实觉得我生活中的一个篇章已经结束,另一个篇章行将开始,新的篇章将会包含哪些内容?谁也不能做出预言,因为未来生活的篇章是不可得知的。
 
尼赫鲁生涯的新篇章揭开时,他发现自己成了世界第三大国的总理,独自统治着世界六分之一的人口。但是尼赫鲁并未对此满足,就在他的政治显赫之极时,他仍然觉得他的生涯之书,还有其它仍未打开的篇章。
   
跟人类与生俱来的那一重大疑问一直在他内心深处翻腾,一九六四年元月在德里召开的东方学者大会上,面对前来参加这次大会的采自全世界各地的一千二百多名代表,他在发表的演讲中说:
   
“我是一位搞政治的人,我没有很多—时间去思考和想象。但是,有时我被迫去想:尘世究竟是什么?我们是谁?我们在干什么?我的确完全深信有种力量在塑造着我们的命运
   
这正是那种控制着否认真主为崇拜主的人们的灵魂的不安感受,沉浸于暂时的享乐和繁忙于尘世的—俗务,使他们产生了幻觉,认为他们已经获得了安乐,但是这种时刻一过,他们就再次立即感觉到他们的宁静、幸福和安乐被剥夺。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楼主| 发表于 2007-3-13 10:33: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与真主的仁慈无缘的心灵所处的丧失了宁静和安乐的境况并不仅仅是一个暂时的尘世岁月的问题,它实际上比这严重得多。
   
它是一个无始无终的永恒问题,它体现着一种悲惨而黑暗的生活的痕迹,这些人已经处于这种生活的边缘。
    
它是令人窒息的永久生活的第一站,毫无怀疑,他们死后将面对这种生活。它是他们生活中的第一次警告铃声,向他们警告他们的灵魂将经历的可怕的景象和恐怖的场面。它是从他们将永居其中的火狱中冒出的烟雾。
   
如果他们中有一个人的家里发生大火,烟雾进入鼻孔,或许使他惊醒而认识到灾难已经临头,这时他如果赶紧起床,就能使自己脱险。但当火舌已经吞没了他的床铺时,要想得救,为时已晚,这时毁灭的命运已把他从四方团团围住,由于他的迟钝和愚蠢,他使自己葬身火海。
   
人们真能清醒,奔向得救的彼岸吗?只有在时间逝去以前清醒才能有所益处,如果等到毁灭和灾难降临时再醒,那么,结局只是在火狱底层永久受苦。
   
玛克利·布利切尔教授曾为尼赫鲁的一生写过传记。一九五六年六月十三日在新德里的一次会面中,作者问尼赫鲁:
   
“按照您的基本生活哲学,一个合理的社会环境必需的要素是什么?”
   
前任总理回答说:
   
“我相信某些价值标准,明确说,就是道德价值。每一个个人和社会环境都必须坚持道德价值,一旦这些价值观念消失,不论你取得多大的物质发展,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然而,我的确不知道建立这些价值观念并使之在社会中推行的有效方法。有一种观点是以宗教来建立这些价值观念,但在我看来,虽然宗教有着自己的仪式和独特的方式,但其范围极其狭隘。我很重视远远与宗教无关的道德观念和精神价值,但是我不知道如何在现代生活中保持这些价值,这确是一个大难题。”
   
上面的问答明确表明了人类在生活中遭遇的巨大空白。的确,建立价值观和道德标准是每一个社会必须解决的重大问题,只有这样,人类才可以在安定的气氛中继续推进文明的进程。但是,人在远离了真主以后,开始漫无路标地寻找这些价值观以及在社会生活中推行这些价值观念的方法,几百年已经过去了,人仍然处在寻找这些不以宗教为基准的价值观念的起点。   
   
举例来说,为了消除人民和统治者之间的隔阂,他们举行庆祝“慷慨周”的活动,但是,政府部门中的官僚主义思想没有减弱,虽然人们以“道德”的名义在这样的场合和活动中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他们在车站和列车车厢内到处张贴标语牌:“无票乘车是一种危害公共权益的罪行”,但是无票乘车率居高不下,反而与日俱增。这就证实“危害公共权益的罪行”一语不足以震憾人的良心去维护秩序。
   
他们花费了巨大的精力以报刊的方式进行法律宣传,告诉人们说:“犯罪不会有好结果”,希望人们能远离罪恶。可是犯罪率与日俱增,这又是一个证据说明现世中对罪行的惩罚并不能抑制罪犯去犯罪。
   
他们常常在办公室的墙壁上印上标语“行贿受贿是犯罪”,但是人们发现行贿受贿现象在这些标语的眼底下日益增多,被迫承认政府的宣传决不能杜绝这一丑恶的社会罪恶。
   
他们在每辆火车车厢中写上“列车是人民的财产,破坏列车是对人民的犯罪。”但是旅客们对车上的不值钱的电灯还是照偷不误,对玻璃还是照砸不误,甚至有时他们还会制造混乱,放火烧车。这又是一个证据,它说明人民的利益并不比个人的利益高!!
   
领导人和政治家们在演讲中宣告:“利用职权谋取个人私利是对人民和国家的权利的不忠和欺骗”。但是宠大的政府计划往往落了空,因为很大一部分指定款项流入了负责计划的管理人员的私人腰包,而没花在本来指定的地方。就这样,虽然倡导改革的人和领导们花费了巨大的精力,但是一切措施都没有导致任何效果,可耻地失败了,价值观念还是从社会生活中消失了。
   
这一切现象实际上说明无神论的西方文明已经使人类走向了毁灭的泥淖,使它迷失了航向,而无法继续进行文明的进程。解决危机的方案只有一个:回归真主,承认宗教对人类生活的绝对必要性,因为宗教是协助人类生活向更美好的方向升华的唯一基准。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基准能起到这种作用。
   
美国前任驻印度大使、著名经济学家切斯特·鲍里斯写道:“发展中国家在工业进步中面临两种错综复杂的难题。第一种就是获得资金、资源、工艺技术以及选择最佳途径加以利用等方面的难题。第二种是与人民和政府机关有关的难题。在进行工业革命之前,我们首先必须深刻认识到工业革命所带来的难题比它所解决的问题多,圣雄甘地就曾说过:  “科学知识和科技发明将会加剧人类的贪婪,实际上,人才是一切东西中最重要者。”
 
“人民构成社会,社会服从发展计划,但是做为发展要素的资金和工艺技术,在一个充满政治和文明空白的社会中,不会带来什么好处。”
   
怎样才能填补这一空白,建立一个人民和统治者各负其责的安定社会,去提高国家的地位?
 
这是一个新时代的思想家无法回答的问题。实质上,在一个无神论社会中,人决不能找到这一问题的答案。尖锐的矛盾充塞着每一个发展规划,具体体现在个人信仰与社会信仰之间的互相矛盾中。举例来说:社会发展规划着眼于建立一个安宁与和平的福利社会,然而思想家们却说:“人的最终目标是获得物质幸福!”他们因此而否认了社会规划中的第一原则,因为他们鼓励个人去做与社会需要相反的工作。
   
这种矛盾导致了直到今天,人们制定的发展规划都难以达到其目标,一切唯物主义哲学在使社会生活进步方面遭到了失败。
   
获得物质幸福就意味着一个人尽最大的力量去实现他大脑中产生的一切愿望,但在这个有限的世界里,不殃及他人而实现个人的目标是不可能的。因此,当一个人去努力实现他的个人目标时,对其它人来说他就成了一种灾唯,就这样,个人的愿望破坏了社会的愿望。当一个人的工资水平比较低时,他发现其工资来源不足以使他实现个人幸福时,他就开始利用各种可能的手段去实现他的目标,甚至不顾偷盗、行贿受贿、欺骗、弄虚做假、暴力抢夺别人的权益……这时,社会就开始遭受个人所曾遭受的难题的折磨。   
   
现代社会正遭受着人类在其历史长河中从未体验过的少年犯罪这一难题的折磨,  “少年犯罪”已经变成了现代社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么,这些年幼的少年犯是从那里来的呢?他们是物质幸福的牺牲品。许多青年男女对婚后生活不久就感到失望,这时他们就开始寻找新的面孔和身体,甚至离婚。
   
然而,当“父母仍然在世的孤儿们”充满社会各个角落时,付出离婚代价的却是社会。因为已经堕落了的社会不能为这些“孤儿们”提供衣食住行的必需,而当他们已经挣脱了一切枷锁无拘无束时,他们就反叛了产生他们的社会。随着这种现象恶性循环性的增大,社会越来越陷于自己制造的罪恶的深渊。
   
阿尔福莱德·邓宁爵士说得太真实了:  “绝大多数未达法定服刑年龄的少年犯都来自婚姻破裂的家庭。
   
社会哲学与个人目标之间的矛盾是一切社会难题的根源。今天,我们在词典里称之为“罪恶和犯罪”的一切事件,都是人们企图获得个人生活目标的希望由于这种或那种原因不能实现造成的。这些事件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体现的形式有:谋杀、抢劫、欺骗、伪证、偷盗、战争、强奸以及其它人类遭受的五花八门的罪恶。   
   
这种矛盾明确指出人生活的基本目标是在后世获得真主的喜悦,而非其它任何一个目标。只有这一目标,才能挽救社会和个人之间的这种尖锐矛盾,使社会和个人通向共同幸福和福裕之路,因为在追求这一目标中,个人的愿望与社会的愿望并不冲突,而是积极地共同奋斗去实现共同的目标。
   
后世观念的特点就在于它强调获得真主的喜悦是社会规划成功的唯一基础,同时也说明,获得真主的喜悦是个人的唯一目标。因为任何与这一目标实际上无关的规划决不可能达到如此令人惊异的重要程度,也不可能与人类的追求和目标一致。  
   
现代医学和解剖学的发展在本世纪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甚至,医学家们开始说:“除死亡和衰老之外,科学可以消灭任何疾病”!然而,疾病越来越.多,种类越来越复杂,其传播的速度令人震惊地快,尤其是神经性的病症,它的产生正是人类当前经历的个人与社会之间的尖锐矛盾导致的结果。
   
现代科学想尽了一切办法去满足人体的所有物质需要,但是,它却不能为人类的情感、希望和意志提供任何营养。结果使人变得身材高大、大腹便便,但是人体的另一方面,也就是人的真正根本,却遭受着无限的灾难和危机。
   
统计数据表明:百分之八十的美国大城市的病人患的是各种各样的产生于神经因素的病症。现代心理学家们说:这些神经病和心理病的最大根源在于:憎恶、仇恨、犯罪、害怕、恐怖、失望、防备、怀疑、自私、环境骚挠。这一切病症与被剥夺了对真主的信仰的生活直接相关联。
   
这种对真主的信仰给人赏赐了一种强大的信念,使人可以面对最艰难的难题和最艰险的困难,因为这时,他在为一个伟大而崇高的目标奋斗,而对一切其它低级肮脏的目标视而不顾。
   
对真主的信仰赐予了人一种强大的动力,这种动力是一切美德的基础,是一切信仰力的源泉。对这种信仰力,威廉·奥斯勒爵士曾说:“它是一种不能在实验室里实验的、不能用任何衡器衡量的巨大动力。”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楼主| 发表于 2007-3-13 10:33:20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这种信仰是保持精神健康的秘密宝库,有信仰的人就能享有这种宝库。任何一个人,如果被剥夺了这种信仰,那么他的结局只会是遭受最难治、最痛苦的神经病的折磨。   
   
人类的不幸在于心理学家们付出了他们的一切精力去发现新的神经病和精神病,但是同时,他们却忽视了在寻找这些病症的治疗方法上付出努力。这种现象启迪给人的是一种可悲的感觉:这些心理医学家们对治疗丧失了信心,因此把一切精力花费在第二个方面,  以便掩盖他们的失望,并在全世界面前显示他们的“发明才能”!
   
有一位基督教学者指出:“心理医学家们付出了一切精力去发明将要关闭我们的健康之门的微妙锁子的制做秘密!”
   
现代社会在同一时间内沿着两个相反的方向前进:一方面,它努力去获得一切物质方面的完美发展,另一方面,由于抛弃了宗教,它创造的条件却使现实生活变成了地狱。它从嘴里给你喂药,却给你在肌肉里注射毒液!
   
我将在这里引述保罗·阿林斯特·阿道夫医生对这一现象的见证:   
   
“在医学院学习期间,我学到了关于人体细胞组织在受伤时发生变化的知识,我在放大镜中观察了发生在这些组织中的细微变化以及伤口痊愈的实验过程。当我完成学业成为医生时,我完全自信我的能力,我认为凭借必要的医疗手段,我肯定能收到很好的医疗效果。但是,我很快就受到了巨大的打击,现实强迫我感到在医学中我抛弃了一个最重要的要素:那就是上帝。”
   
“我在医院里负责治疗的病人中,有位七旬老太太,她的大腿被撞坏,经过医疗,拍摄的医疗图像证实她的身体细胞组织在很快愈合。对她的快速康复我表示了祝贺,主治医生指示我在二十四小时后把病人送回家,因为她已经能在不需要任何依附物的情况下走路了。”
   
“那天正好是星期天,她的女儿象往常一样来探望她。我对她说:您母亲现在身体很好,明天应该把她接回家。她对我一言未发,径直走向她的母亲,对她说:经过与丈夫商量决定,她们不能按排母亲回家,她最好还是为自己在“敬老院”安排住处。”   
    “
几小时后我经过老太太的病床时发现她的身体状况极剧恶化,没到二十四小时,她就死了。死因并不是一只撞坏的腿,而是一颗破碎的心!
   
“为了挽救她的生命,我尽了一切救护义务,但是情况并未好转。当时,她的被撞碎的腿骨已改善了很多,但是我无法医治她那破碎的心。我把我所有的维他命、矿泉饮料都给了她,并做了一切整骨手术,但是老太太再也没有站起来!毫无怀疑,她的骨已经接好,而且她的大腿也很强健,但是她却无力再生活下去,因为生活最必须的要
 
素并不是维他命、矿泉饮料,也不是整骨手术,而是希望,一种有所寄托的生活希望,什么时候生活中丧失了希望,健康也随之丧失。”  
    “
这一事件对我的内心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我认识到如果这位老太太信仰我作为一位基督徒信仰的希望之上帝,那么她的死去就不会发生。
   
这一实例给我们生动地描述了世界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面临的矛盾,今天的世界用尽了一切力量从人们的心灵中抹去宗教感情和宗教信仰,以为只有这样才能使人类进步,但实质上,它却忽视了做为人的根本要素的灵魂。
   
这种努力所导致的一个结果便是医学可以整接被撞碎的腿骨,但是人由于被剥夺了信仰真主的机会,虽然拥有很健康的体质,但还是不幸而失望地死去。这种矛盾已经毁灭了人类,华丽的服装下的身体多么需要真正的宁静和幸福!高大的建筑群里面居住的只是已经破碎了的心灵;闪烁着文明之光的大都市只是罪恶的深渊、灾难的制造所;强大的政府遭受着内讧和信任危机的冲击;宠大的发展规划由于负责人员的欺诈而归于流产。虽然取得了巨大的物质进步,但是生活已经变得毫无意义。这一切灾难与危机的根源都在于人被剥夺了信仰真主的恩典。我们的创造主为我们备好了幸福生活的源泉和基础,但是我们自己却放弃了享受的机会。
   
我在前面提到的各种心理和精神病症的病因,是一个为心理学家们公认的明显事实。著名心理学家希·吉·扬教授在下面的一段话中简述了他在这方面的经历:
    
“来自所有发达国家的许多人在长达三十多年的时间里要求为他们的心理和精神病症提供医疗咨询。他们的年龄都在三十五岁以上,正处于辉煌的中年时期。我发现这些心理和精神病患者的病因无一不是由于被剥夺了宗教信仰。”   
   
“甚至可以说:他们发病的原因只是由于他们失去了宗教为它的信仰者在每一个时代给予的—那种东西,而且他们中每一个后来复活了其宗教信仰的人都恢复了原有的健康。”
   
明镜若悬,这些话正是对《古兰经》启示的印证:
   
“在他们之前,我毁灭了许多比他们更强悍的世代!他们曾在各地旅行,难道有什么避死的地方吗?对于有心灵者,或专心静听者,此中确有一种教训。”(《戛弗章》 3 6—3 7)   
   
如果我们还需要更多的解释,那我将愿意引述几句前任纽约科学院院长柯里斯·莫里松教授的话:“的确,礼仪、恭敬、慷慨、美德、价值观、崇高的情感以及其它可以被认为是“神的灵气”的一切,不可能通过反神的途径而获得。”
   
“无神论是一种自私症,在那里,人坐上了上帝的宝座。”    “这一文明将因没有信仰和宗教而毁灭。“一切制度将转变为混乱。”平衡,  自制力和凝聚力将丧失殆尽。”“罪恶将在每一个地方蔓延。“我们刻不容缓地需要加强我们与上帝之间的关系与联系。”

 

 1 9 9 489日晨译于故乡寒舍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楼主| 发表于 2007-3-13 10:3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赞真主,全部发完!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08-6-21 16: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资料,学习收藏!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08-6-23 20: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资料,收藏起来慢慢学习。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08-7-18 22:5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资料慢慢消化吸收!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08-7-21 11: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怎样才能将这样的好书全部打上去啊,这本书我已经看过了.如果再有这样的好书应该可以多传一点啊.严重表扬楼主,要多一点这样的好精神,为主道奋斗的人啊,阿色俩目阿来以库目!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08-11-4 16:5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原来见过一部分,一直找全文呢!今天给找到了!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