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5|回复: 6

《河湟英雄传》读后:初识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0 13:5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苏莱曼

转自公众号  探索苏菲行知

转自公众号 伊教和平之音   

正如作者所说,笔者斗胆写这篇“评”时也颇感“缩手缩脚”(见《河湟英雄传》564页,下文简称《河湟》)。读这本像章回体小说一样的“苏菲中国史”,笔者初阅的心情,与开卷拜读后的心情截然不同。本书在作者的自媒体公众号“回学馆”初推期间,笔者曾随兴所致,略有浏览开头几回,只当是一位苏菲门人意欲复原伊斯兰苏菲行知在中国的传播历史罢了,并未格外关注。直到友人结冰的心为其写了一篇精致的评论,欣欣然详读之后,突觉感受异样,似乎作品分量之重,非读过任何小说可比,深被触动。正犹豫间,友人依然快乐老师给我分享了网店介廉书屋里本书的销售二维码,当下就忍痛割舍一百大洋买了一本,然后就在惶惶期待之后终于一睹盛容。翻开读时,全然不是网上浏览时的那种“常见”的感觉。以笔者孤陋寡薄之认知,在中国文学、史学史上,《河湟》无疑是“空前”的。至于是否“绝后”,就目前世风日下、真道湮隐、人心不古、人心倾向俗世而崇拜风花雪月、秽尘金钱、名利权势,甚至是崇尚性乱、寡廉鲜耻的这个世道,怕是再没有人能写出超越《河湟》这本“经典”式的作品了。
     不是吹嘘,不是心存偏念,笔者更不是所谓的“托儿”。就作品本身而论,根本就不需要这些。笔者与《河湟》的作者之间,仅仅在快要被尘封的遥远记忆中,有过一次QQ上简单交流的印象。记得当时在初聊中互相意欲了解,从而得悉他也倾心苏菲,于是便唐突地问过他是“哪个门宦”,他说他还是个学生,对教门也不大懂(当时他在上大学,应该是谦虚之词吧),家门里是阿哈掉门宦。这让笔者还意外了一下,确实还没有听说过“阿哈掉”。我们中国的苏菲状况以及历史,除了一些门宦内部的“内部资料”和“内传史”外(如库布忍耶张门史、哲海忍耶道统史等),大多数的概念都局限在马通先生所著之《中国伊斯兰教派与门宦制度史略》和《中国伊斯兰教派门宦溯源》两书。也曾听人说,中国三大教派、四大门宦的提法,也是自马通的论著开始的。众所周知,这些都没有涉及到阿哈掉。所以我又问作者阿哈掉是哪个道统,他说他家是嘎德忍耶。笔者便又问祁门还是杨门,因为笔者此前了解,河湟地区的嘎德忍耶非祁门(即《河湟》一书中所写祁静一老太爷所传)即杨门(后子河杨保元道祖所传。《河湟》书中未曾提及,大概也是被“缩手缩脚”缩掉了吧),可是作者又说都不是,他们家是阿哈掉(遗憾的是,《河湟》一书中也只有在李太爸爸归回时提到“阿哈掉有人来”,这应该不是“缩掉”的)。这确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后来QQ也不大用,故而渐渐淡忘。除此而外,笔者侧面从网友处、以及作者所写的《河湟》后记“自问自答”中了解到:“而我则属于一个家族性质的小道团,即阿哈掉系统……虽然都是嘎德忍耶,但是与大拱北没有直接的师承关系。”(见《河湟》567页)至此,笔者对《河湟》作者的印象,也真的只有一个“朦朦胧胧的印象”了。
      前面累赘数语,无非两个目的:一、《河湟》一书值得去读,且要细读、研读,作品本身“实在算不上什么小说……小说有虚构,我的写作则没有虚构……我是用文字还原历史。”(《河湟》559页)当然,照某些人的观点,人无完人,作者也可能不是完人,其作品更有可能漏洞百出、错讹连篇,那么,笔者的想法是:他错了,你给他纠正;他漏了,你给他填补。别无选择,这是你的义务,因为你发现了,所以你得担当了。这不是为马在渊纠错补漏,这是在为苏菲中国史纠错补漏。二、笔者与作者虽然有过一次已经忘得差不多的QQ谈话,但并不认识,只是偶遇而泛泛了解。近年在关注了作者的公众号“回学馆”之后,几欲寻找、添加作者微信求教,得到的回应是“马在渊不加陌生人,也非常忙,没有闲聊的功夫”。打开“回学馆”公众号下面的菜单“联系作者”,只有一个简单的提示:“听说你找我?你好好读书了吗?你孝敬双亲了吗?你慈爱妻儿了吗?你周济亲朋了吗?”很显然,作者并未以传教老人家的姿态面对读者(人家已经明确表示,人家是“一个家族性质的小道团”,没有“外传”的意向),而是以一个弃名利、淡世俗、渡苍生的忠仆形象示人。所以,笔者除了对《河湟》这本书由衷地喜爱外,再就是对作者特别尊重。如果还有,那就是顺从前定中的安排和随意纷繁俗务中的缘分了。

     前面说过了,《河湟》一书值得去细读、研读。就拿笔者浅陋学识而言,评议《河湟》真正没有资格。作者不仅在懂得阿拉伯语、波斯语的基础上对伊斯兰教义学认主学、法学、苏菲行知之理学等等都造诣颇深,对中国传统文化、佛学、道学、建筑学、各地饮食美食、古玩、历史等各方面都很稔熟。仰作者为当今中国苏菲人中文学之翘楚,实不为过。作者对汉语及中国各地方言的驾轻就熟与灵活运用,使《河湟》另显风采、独具特色。作为一部还原历史的长篇纪实小说,作者作为一位虔敬的穆民,始终在作品中贯穿着一种“与主同在”的精神境界,这是我等孤陋寡闻者所从未读到过的。注意,笔者在这里指的是读小说,不是读经。笔者不是准念经人,更不敢妄称“读经就会与主同在”。“道在经上,是经堂;道在人本身上,是道堂。”(见《河湟》277页)懂的人,知道“经堂”也知道“道堂”,不懂的人,永远也不会、至死也不会分清“经堂”“道堂”的关系和区别。千百年来,伊斯兰在中国汉语环境里存传至今,全仰仗了那些即懂“经堂”又懂“道堂”的承传者、追随者们对经堂、道堂的维护、侍奉、保护。到如今这般文明互浸、传承蒙灾的光景,特别是对于一些自认为对信仰很了解、对教门很负责任的大师们,还有那些没有了信仰和即使有信仰也不知道信仰的方向在哪里、他们到底信仰着什么的一代年轻人们,笔者在此恭请你们读读《河湟》吧,哪怕是为了找其缺点负责任地读读,批判一下也行!

    《河湟》的内容并不繁多,笔者感觉只是“投石问路”一般的开了个头。除了设计为七十二回这个“72”的数字似乎有些特殊意味外,笔者认为,从华者·赫达叶通拉嘿出场,直到华寺太爷马来迟欲出国而到广州怀圣寺驻足止,书中只写了华者·赫达叶通拉嘿、华者·尔布董拉嘿二位来中国的西域圣裔,以及祁静一(大拱北道祖并其师兄弟们,内容最详)、马守真(应该是穆夫提道祖吧,未详写)、马宗生(毕家场道祖,未详写)、鲜美珍(鲜门道祖,内容涉及较多)几位苏菲筛海,还有李定寰、常志美、马君实、马明龙诸位格迪目经学大师,真算是对苏菲中国史“轻描淡写”了。虽然如此,笔者才疏学浅,以粗陋认知,笔者认为《河湟》七十二回当是一部“苏菲功修指导经典”。苏菲修行本来就是颇具神秘的,(要不然,外学家们怎么会以“神秘主义”称述之?)六只眼不传教,意思就是口传心授教门真机时,面对师尊的只能是一个人,不许可有第三者在场,哪怕是父母妻儿都不行。别拿那些伊斯兰是简便易行的宗教、《古兰经》是浅显易懂的文字、穆罕默德只是一个普通的文盲凡人来跟笔者说事儿,那都是外人、外行的话,不是自家人也不是内行的话,没有讨论的必要。中国有句俗语:外人看热闹,行家看门道。对于笔者来说,不说算不算行家,怕是给行家端茶倒水的资格都没有,但笔者自信也肯定自己是“自家人”,所以只能以“自家人”的语态说话。《河湟》确是一本值得你静心、细心阅读的书。从篇首华者·赫达叶通拉嘿接见寻门问道者一行、并未授西俩里教门的究里开始,行文就一直潜引读者进入一个“自我认知”的过程。到了第十一回时,作者巧布佛寺门口买菜翁与其扁担一折,可谓是写到了一个“化境”。(见《河湟》86页)笔者不知道对此是否有瞎想臆猜,笔者认为,伊斯兰信仰中最大的难点、疑点就是以被造物举伴养主,作者以佛寺门口买菜翁的一言一行形象地解说了信仰中以物伴主的严重危害,似乎披露了修行人“咽喉关”之要害。佛教塑了佛像,我等虽然没有塑出佛像去参拜,但却大多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塑造了无数顽劣的“我”。作者在行文过程中,提前已经释意世人必须抛弃被造世界的一切包括“我”,才能达至认主之真境,甚至不惜透露出内传记克尔“俩卯主德印兰朗乎……俩卖给苏德印兰朗乎……安台里哈迪印兰朗乎……马飞盖利比印兰朗乎……”作者未翻译释意,笔者更不敢妄加造次予以解析。苏菲行知中所有的操行都无非一个目的,忘却被造的世界与自我本身,像扑灯蛾儿一样地追求与造物养主的亲近。这些操行中有礼拜、封斋(当然不是我等所看到、猜想到、理解到的站躬叩头坐和不吃不喝不过夫妻生活)、有参悟、有不间断地求饶与赞颂。既然“起”了,那么就要行动,如果连“咽喉关”都过不去,连所崇拜的对象都没有搞清,还修什么行啊?那根挡了大人路的扁担,它的遭遇是被毁灭,这恐怕是生活中最普遍的、也是世人们最容易疏忽大意的。在真信之道上,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绝大多数修行人早都牺牲在半道上了!

    诚然,《河湟》是颇具争议的。尽管作者作为嘎德忍耶阿哈掉门人,对嘎德忍耶的传承和理念均较为熟悉,也大胆地以弥补情节、细节的文学方式叙写了大拱北门宦贤人道祖的一生事迹,私下猜想,可能尚未得到嘎德忍耶道统所有门人的认可、赞同。若有这样的情况,是很正常的,没有倒不正常了。正如作者坦言他在写作时缩手缩脚,笔者非常理解、支持作者的观点。很多过去的历史被湮没、贤征被尘封,应该都是与信仆们对信仰的忠贞、负责、对养主的敬畏、对圣贤的尊敬有关。《河湟》写出了嘎德忍耶祁门的历史,也大略写了格迪目和虎夫耶鲜门老太爷的一些片断,很真诚地说,这只是伊斯兰苏菲内学理学在中国传播、存在的“一隅”。伊斯兰苏菲在中国被叫成了“门宦”,这是与其客观事实不太符合的。(苏菲道统被叫成“门宦”真的大不妥,但在这里并不是本文所讨论之话题,所以暂时略过)苏菲在外国被叫做“道统”“教团”,无世俗的政治、家族、经济等各方面的干预。“门宦”这一称谓确有令人深感遗憾之处。“三大教派四大门宦”的提出,可能有助于某些学术机构、学院的学者们进行“提纲挈领式的研究”,但无助于普世信众和信众的朋友们对伊斯兰苏菲在中国的存在与传承、交流与发展之了解、理解,特别是对伊斯兰文明“华化”的了解与调研没有任何积极作用,没有任何益处,甚至有搅扰思路之嫌。当然,笔者并不怀疑那些社科研究领域所采用原资料的真实性、研究者们所持的治学方面的谨慎态度,笔者只是说,研究者们在“总结时”所带的“个人意见和看法”并不一定合乎客观现实和历史事实。尽管如此,《河湟》的创作也肯定得益于很多社科史料的填充和辅助,这应该是不争的事实。不过,笔者认为,《河湟》这本书比某些社科“研究成果”更真实、更贴近原汁原味的历史和现实生活。

     以文学的方式弥补历史事件当中人、事的细节和情节,这是写史人面前无法逾越的“创作手段”。对于写史作者来说,忠实于历史本来面貌已属相当不易,若是要将历史上人物之音容笑貌、言谈举止不折不扣地复原,不要说作者本人,估计历史上任何一位史学泰斗也都是不可能做到的。对于广大读者来说,更是无法确定当时的人或物“到底是如何样的”。所以,在郑重推荐苏菲人和欲了解苏菲以及苏菲人的读者们读这本书时,不要苛求周全、不要拘泥于对先人的礼规(不拘泥不是不遵守,而是用另一种方式来追忆和怀念)。“猜想”先人音容笑貌、揣测先人曾经的生活经历确是“不那么妥贴”,但是为了潜引今人、指点迷津,为了叙述先人的修行、生活经历,进行善意描述是值得鼓励的,笔者认为是值得提倡的。就如作者所言:“我在网络上连载的时候就有读者留言说,你不该这样凭空想象,当年的圣贤岂是你可以想象的?我觉得这类读者我基本可以置之不理了。如果这一事件只存在于极个别特殊群体的黑话体系里,而不想让外人获知,我觉得这才是对圣贤最大的侮辱。”(见《河湟》563页)笔者窃以为,作者在写这些话时,或许有某种“自在”的自信在里面。毕竟,写教门、写前贤都是伴随着自己真诚的信仰、面对着彻知一切的养主、在心灵深处协同着一切隐光的贵人,对于不明究里的人来说,真不会知道这其中的严谨与肃穆。国外有拍人类历史上诸位先知圣人的电影,如《先知尤素福》、《红海十诫》、《挪亚方舟》等,也有拍贵圣门弟子生活形象的,如《欧麦尔传》等。可见,为了还原历史事实,形象地为今人描画、陈述、解析历史,就像《河湟》作者,为了阐发、释解前贤伟人的生活、思想以为指引今人,作者对前人的生活设置一些情节、对一些生活细节做一些拙补,是应该给予理解、鼓励、和支持的。

     笔者不才,智性愚顿。收到书之后懒懒散散读了一个月,记了百余条“提示”,打算尽自己所能好好写点读后感。但限于篇幅,现只能就此搁笔了。如果养主意欲,如果作者悦意笔者这样品读他的大作,笔者拟从认主之理和教义、苏菲理学、法学、历史、宗教沟通与交流、生活伦理、服从朝政、文学描写的技巧和手法等几个方面谈些个人的看法和想法,希望作者能允许笔者以浅薄之学、拙陋之笔对大作“说三道四”。在这最后,笔者亦以一个读者的身份向部分读者恭敬地进一句忠言:当你对《河湟》读不懂、或者“读出问题来”的时候,切不可真的“说三道四”,那样很不好,那会显示出你知识的欠缺和智力的孱弱。虽然现在有很多人说贵圣只是一个凡人、是文盲,死了再也不是圣人,也说真主的卧里们都是被无知的世人神化出来的,笔者还是想说:你我的认知全都被幔帐蒙蔽着,不但是眼光和心性有局限,而且局得有限得很!不要以自己有限的理解和见识傑越养主说话,不要把后世养主特别赐予马立客天使的角色搬到今生来你去充当。你应该明白,最后的清算者、审判者、决断者只是宇宙间唯一的主宰,别无任何人。笔者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河湟》一书中不但叙写了前贤的许多贤征(即超常的奇迹、阿拉伯语“克啦麦提”),还写到了一些与佛家、道家高人共讨信仰至理、共处现实生活的实景。这与某些主观臆想地把后世的天堂、火狱搬到今生来武断地面对世人的一些“精英们”的认知相距太远了。笔者诚恳地奉劝这些同胞,这世界是真主创造并掌管的,真主既独慈更是普慈,对于这世界上存在的一切,自然有真主全权的安排,咱们大可不必着急哪些人下火狱哪些人进天堂。先做好自己,看自己脚下的路到底通向何处?是不是真主已经喻示你,你已经得到进入天堂的凭证了?不要拿经上怎么怎么说来与笔者辩论,那只是你对经的理解,是你自认为经上对你怎么怎么说,并不是对我怎么怎么说,在笔者这里,经上也有对笔者的警示和嘱托。以时光盟誓,互勉吧!

探索苏菲行知

探索苏菲行知

伊教和平之音

伊教和平之音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9-7-10 17:5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凡是对伊斯兰有益的我们都要支持。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楼主| 发表于 2019-7-10 20: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可以关注两个公众号,给于支持!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9-7-10 22: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关注过回学馆,后来又取消了,大概是因为看到了几篇文章中存在一些“理性”成分对我所接受的苏菲教门的对立吧。也可能是我那时没有读懂,或者这位作者真的进步非常大。

不清楚了,不过后来看到的几篇文章,还是很佩服的。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9-7-13 17: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学馆作者的微店这本书显示已经售完,有没有人清楚还要怎么才能购的这本书。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19-7-21 21:3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